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2022年8月18日 星期四
风电专家交流纪要:全年招标可能突破80GW,整机商盈利能力低于零部件商或持续
所属分类:行业纵览
来源:风电头条
更新日期:2022-07-22

7月的恢复?

Q3的大幅进入到开工和交付环节,从上半年的统计来看,安装量14.5GW,今年交付压力比较大,今年交付到并网预计突破55GW,会略超过去年。Q3肯定是交付的高峰,月度的数据都会保持很好的趋势。

零部件会紧缺吗?

20-21年大交付周期的考验,叶片、主轴承、变流器、法兰这些关键环节产能和交付能力都还好,5月以来上游的原材料往下,还是利好盈利,现在投产和交付的意愿很足,从零部件的角度看,目前看不会产生太多的影响。

今年整体招标的看法,十四五期间的展望?招标超预期的原因?

上半年的招标量小幅超预期,到7月10号,全国合计突破51GW,接近去年全年水平。陆风更超预期,接近42GW,海风现在10GW。全年招标量可能突破80GW,下半年再25-30GW,对明后年比较乐观。整个十四五也比较乐观,从上游的开发政策,到下乡和海风增长,预计每年的招标都比较乐观,每年80-85GW招标,装机60GW。

超预期:需求比较旺盛,海风除了广东、江浙,山东也不错;陆风预期稳定,下乡也比较灵活。另外,风电降本海风是超预期的,IRR有良好的刺激。

怎么看陆风和海风各自的增速?

海风起步比较晚,基数也比较小,海风的潜力释放会更快,增速表观更好看。消纳也比较好,这个和地域分布也有关,优于西电东送。

海风平价的时间点,8%的IRR来看,江浙沪接近平价(这个是不考虑省补的),造价在1.2W-1.1万元/kw,年内粤东和福建平价可能性很大。山东辽东看,施工成本比较高,预计明年中逐步实现评价。主要差异是小时数,2500-2800h,粤东部分地区能高1000h。辽宁得达到7900元,天津、河北8300元,山东9500元,广西、海南8500元,这个水平才能实现IRR在8%。

风塔出问题的事件,安全事件怎么看?会不会价格有弹性?

现在出现人员伤亡的情况占比和绝对数量最近两年有大幅改善的,大型化下的支撑结构都还需要进一步优化的时间。目前看,并不会带来价格的波动。

1.2W的海风建设成本,拆分?

以江苏为例,机主40%,建安和设备25%,场内海缆4%,送出7%,升压站5%,塔筒设备费5%,路上的升压站和费用2%。

福建,风电机主36%,建安33%,场内海缆3%,送出6%,海上升压站6%,用地费用2%。

陆风的物流?

Q2以来,疫情好转,物流上不只是风电行业,所有行业都是在恢复的。目前恢复到90%以上,大型零部件恢复到80%以上。

陆上风电和海风,从招标到完成?

陆上从开工到招标,3-4个月,当年的12月,到第二年的春节进行设备的大规模招标,Q3进行吊装,Q4做调试和并网。三北平原或者大基地的项目,整个项目1年到1年2个月的时间。

海上的时间更长一点,海上是春季开发以后开始做基础,招标期主要集中在Q2-Q3,设备交付最快Q4,并网到第二年的Q2。并网顺利的话是1年半到2年周期。

原材料的成本滞后多少?

今年5月以来,大宗大幅下跌,现在库存的成本已经没有影响了,现在订单的周转率也是大幅的提升,现在上游的部件原材料的压力都非常小了,对后续原材料的价格会保持比较低的位置,下半年看,对零部件是更加有利的,毛利的改善是快速的,目前没有太多的生产库存。

零部件现在看有涨价的趋势吗?下半年可能吗?

零部件的价格现在是持续稳定的,现在没有太多涨价的逻辑和空间,Q2招标的价格虽然略微上涨,实际上整机企业的盈利还是略低于上游的零部件厂商的,所以整机企业还是有盈利改善的诉求。另外,原材料的下降最好的是零部件,整机在利润分配上可能还是有一定的调整,这个产业链的利润可能有再平衡和再分配的趋势,整个产业链盈利会趋向于均衡。

从供给上看,供给比较充足的零部件可能还是有价格的挑战,产能不太充足的和壁垒比较高的,变流系统、控制器、主轴承、齿轮箱、轴承这些关键的环节价格还是会比较坚定。

进口轴承最近在涨价?

这个确实有小幅的涨价,了解到的涨幅为8%-10%,核心的国际龙头(在天津和上海有产能)的已经突破了这个比例。但这个是定位在国际市场的,国际市场的供应链是不稳定的,通胀和战争都导致了产业链的价格在持续往上。国家厂商的涨价并不代表国内的供应特点,国际的市占率可能还是会有往下的趋势。

怎么看待国产轴承的竞争格局,大型化下的叶片紧缺下的价格趋势?

随着主轴轴承和齿轮箱轴承逐步国产化渗透率会快速提升,价格也有明显性价比。现在大型化的单机容量是低于欧洲的,目前上游也有更充足的时间做研发和准备。目前还是非常看好上游龙头的技术突破的企业。

叶片经过20年的交付压力以后,今年随着叶片厂的扩产和竞争格局的合理,未来叶片的供应和交付能力都没有问题,叶片进入门槛不高但ASP比较高,未来依旧有工艺上的优化空间,未来成本还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现在已经从交付压力过度到成本优化的环节上。

铸件和锻件上,铸件70%以上的全球产能,30-40%的产能还要对外出口,出口的逻辑是现在零部件里边最顺畅的。锻件上,法兰 齿圈等成本随着竞争格局的进一步开放还在继续往下,锻造工业也在改进,且往铸造改进。

海风的运维费用?

单KW的价格,不算升压站和线路,200-300元/KW,算这部分450-500元/年/KW。

风机厂的看法?

整个风机的竞争格局变化没有那么明显了,新上市的几家订单的获取量表现非常强势。长期的价格战肯定不是行业想看到的,希望还是带来质量和安全以及后期发电效率的稳定。

维斯塔斯的专利到期,碳纤维的使用?

7月19日到期,给行业还是有振奋的。现在对碳纤维和碳梁尝试了很长时间了,3年。现在对100m以上的叶片的应用现在还是非常理想的,更多还是象征性的意义,工艺上的探索和实际上的使用已经绕过了这个专利的风险。

未来机型的占比?

直驱 半直驱 双馈

海风上半直驱还是有一定的优势,成本上有明显降低。陆风直驱和双馈,三北的项目上,双馈的效率有优势(高风速)。不同机型的市场不同,目前还没看到某一类的技术路线能够全覆盖。




免费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真实性负责。

共为您搜索到0条新闻

无匹配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