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家库

企业家简介

    中国电器工业协会在国际上目前已经同美国电气制造商协会、德国电工和电子产品制造商协会、韩国电机产业振兴会、澳大利亚电机电子制造商协会、印度电子产品生产商协会、英国电气工业协会、日本电机工业会等国外7个同行业协会建立了友好的国际协作关系;在国内,目前已有39家分支机构(包括绝缘材料分会、铅酸蓄电池分会、电碳分会、电工专用设备分会、工业锅炉分会、防爆电器分会。。。[查看详情>>]

企业所属分会

展会频道

专家委

  •   
  • 郑元豹
  • 职务:董事长
  • 企业名称:人民电器集团
  • 企业家简介

1 简介

郑元豹出生于浙江乐清市柳市镇的一个小山村,虽说那里每天都可以欣赏  郑元豹

雁荡山的美丽景色,但当地的村民所期盼的却是,能有一条路,使他们从挡住了去路的大山深处走出来。“那时候,我们那里很穷,我一直到十几岁都没鞋穿,书也只读了6年。”至今,郑元豹回忆以前的生活时依然很感慨。

13岁郑元豹就开始打鱼赚钱,为了一天能多挣5毛钱,17岁时又改行去打铁。期间,他还拜师习武,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到18岁的时候,郑元豹已经可以教人习武了。“为了多挣点,我一边打铁,一边教武术。”他说,前前后后,他教过的学生有3000人左右。“现在他们也都成了老板了。”习武经历使郑元豹对武术始终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他还担任着中国跆拳道协会的名誉主席。

2 履历

中国人民电器集团董事长

温州乐清柳市镇,1962年生

1962年3月,出生在温州乐清柳市镇  郑元豹

1976年,在杭州创办杭州飞鹰机电控制厂。

1982年,在上海创办上海南汇机电设备厂(现为上海人民低压电器厂)。

1987年,毕业于上海电视大学经济管理专业。

1989年,接管乐清人民低压电器厂。

1995年,创建浙江人民低压电器厂。

1996年,成立浙江人民电器集团,任董事长、公司法人代表。

1997年6月,组建中国·人民电器集团,任集团董事长、法人代表。

3 发家史

郑元豹从一贫如洗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经过持续不懈的努力,终于打造出中国·人民电器集团这个著名的电器企业。1995年,郑元豹一举吞并了66家企业,此后持续进行并购和重组,郑元豹也被业内称为“并购狂人”。如今,该集团旗下拥有12家全资子公司,85家控股成员企业,800多家加工协作企业以及1800多家销售公司,拥有员工18000多名,产品畅销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集团总资产达50.99亿元,2005年集团实现工业总产值超120亿元,名列世界机械企业500强。  郑元豹

在2005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浙商作为中国第一大创富团体,引来无数称赞和钦佩的眼光。有人说,浙江人天生就是商人,但很多人并不清楚浙商声名远播的真正原因。在此次采访中国·人民电器董事长郑元豹时,记者才深深感触到,“温州模式”、“浙江现象”来得不容易,来得名副其实。

与众多创业者一样,郑元豹年幼就因家境贫困,失学混迹于社会,但又自强不息、锲而不舍。特别是浙江特有的人文地理,铸就了郑元豹独特的秉性和才华。

浙江人自古就有经商的意识,晋时,宁波的“商贾已北至青、徐,南至交广”。自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大门刚刚打开,浙江人就率先投入市场经济大潮。郑元豹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所以虽然贫穷,但没有继续忍受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而是自然而然地想到用经商去改变命运。通过经商,走南闯北,历经艰辛,将足迹遍布四海。同时,郑元豹敏感的商业意识,在商场运筹帷幄的能力,以及敢冒风险,敢为人先的精神,又让其在商场所向披靡。

由于和郑元豹一样的温商、浙商不计其数,因此,在美国、巴西、法国、意大利等国家,随处可见浙商的身影,温州的商会。

据说,有个哈佛大学毕业的韩国生意人,在与浙江商人打交道后,佩服地说:“读懂浙江人的生意经,胜读十年哈佛书。”著名经济学家钟朋荣感叹地说:“浙江人市场意识很强,很会寻找机会。同时,浙商具有一股不屈不挠的精神,永不知满足。而且还喜欢给自己设定新的目标,不等不靠,相信市场,相信自己,自立性比较强,这些铸就了浙商的成功。”事实上,郑元豹在多年的商战中,正是用其典型的浙江人个性,去开拓创新,并不断取得成功。

4 打铁起家

浙江汉子想

复制义乌工业园

2007年9月1日的会场上,一位身材健壮的中年男子格外忙碌,他用带浙江口音的普通话向周围人介绍:他想“复制”一个义乌工业园。 他,就是浙江人民电器集团董事长郑元豹,与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德力西集团董事长胡成中并称“柳市三雄”。

1977年创业至今,郑元豹建立了自己的企业王国,以年营业收入146亿元的业绩,坐上了中国500强第264强的交椅。

郑元豹1958年出生,早年家境极度贫困。15岁辍学后,做了打鱼人,每天仅挣五角钱。两年后,他又改行去打铁,仅学了两个月就开始单干。随后,他又拜师习武,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后来,郑元豹在温州柳市开了间铁铺,加工农具和五金产品,还创办武馆招收学员,攒下第一桶金。

1976年,他用打铁和开武馆赚来的钱,承包了杭州飞鹰机电控制厂,开始了小作坊式的生产。1982年,他并购了上海一家企业。6年后,又杀回温州,接管了乐清人民低压电器厂。

随后,郑元豹的“大鱼吃小鱼”的速度越来越快。仅1996年就收购温州66家电器企业,1999年又收购上海34家国有企业。

郑元豹说,他的梦想是建一个像义乌那样,但比义乌还大、商品门类更全,产销一体化的工业园。

为了这个梦想,他已先后考察了我省的武汉、鄂州、十堰、襄樊等地。他表示:这个梦想有望在鄂实现。

5 人物语录

“小时候,对上学念书如痴如迷。但是,由于家境贫困交不起学费,15岁就辍学了。”

“那时,我们从来没有裤腿完整的裤子穿。每天的奢求只是能吃饱饭。”

“一般人学打铁要学三年,可我打了两个月后就基本上掌握了打铁的要领了,这是我单干的前提。”

“打渔、打铁、打拳都需要坚强品质,尤其是练武对自己的控制能力要求比较高,要求刚中有柔,柔中有刚。做企业也一样,必须有坚强意志,并懂得运用技巧和智谋。”

“在世,不能和天斗;在家,不能和老婆斗。斗,就不和谐,就不能发展。”

“我的经济大权全部掌握在太太手里,我每天保证兜里有200元钱就行。”

“我已经宣布,到50岁就退休。退下来之后,除了重捡练武的兴趣爱好外,我的精力会放在慈善事业上。”

6 豹胆

 昔日打拳带出三千弟子今日并购拿下近百企业

与大多数穷苦地区的人一样,1958年出生的郑元豹的成长词典中充斥着“饥饿、文革、斗争”这样的字眼。  郑元豹

与南存辉辍学后以修鞋谋生不同,郑元豹在15岁离校后选择的第一份职业是打渔,当时他每天能挣五毛钱。两年之后,郑元豹又改行去打铁,别人要学三年,他学两个月就可以单干了。不久后,郑元豹又拜师学艺,天天练习打拳,先后从师于孙中山的保镖刘百川父子和温州名师金得福,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长期以来,郑元豹对自己的“三打”(打渔、打铁、打拳)津津乐道,认为是打出了自己坚强不服输的个性。同时,由于他习武的名声远播,众多弟子纷纷来投靠。据郑元豹自己的统计,他一共教出了3000多名弟子,这些弟子也都是各大公司的老板。

就这样,郑元豹在温州柳市一边开铁铺,专为当地人加工农具和五金产品,一边创办武馆,招收学员,积攒起一笔资金,成为他创业的原始积累。到1976年,他承包了杭州飞鹰机电控制厂,开始了小作坊式的生产,算是真正开始经商之旅。

1982年,郑元豹前往上海并购当地一家企业,创办了上海南汇机电设备厂,即上海人民低压电器厂。

又是6年后,温州的电器产业已经兴旺发达,郑元豹于是又杀回温州,接管了一个当时仅有12名员工、3万元资产、生产单一CJ10交流接触器的乐清人民低压电器厂。这就是如今庞大的人民电器集团的雏形。

在此基础上,郑元豹的企业运转越来越快。兼并收购成为他事业扩张的主要策略:1996年收购温州66家电器企业;1999年收购上海34家国有企业;2001年收购全国同行业排名第二的江西变电设备总厂。习武出身的郑元豹似乎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在经营企业的30多年中,他以疯狂的姿态先后并购近百家企业,足迹遍布中国的大江南北,可谓“打遍天下”。

当时,郑元豹在素有“中华机电一条街”美誉之称的上海市北京东路465号买下了3000平方米的行政办公楼盘,紧接着又斥资1.2亿元建设完成了占地200亩的“人民上海工业园”。这一在当时很多人看来十分冒险的行动,恰恰奠定了今天人民电器行业地位的基础。

中国人民电器集团旗下拥有12家全资子公司、85家控股成员企业、800多家加工协作企业以及1800多家销售公司,产业横跨能源、城市化建设、现代物流、造船业、商贸以及进出口贸易、投资、电子信息技术等多元领域。

“施耐德到中国后发展这么迅速,全是靠中国各方面支撑他做大,”郑元豹如是解析国际竞争对手的成功。根据有关统计,仅2005年,施耐德在中国平均每月并购两家企业。在过去10年,施耐德的中国销售额从4亿欧元增长到今天的70亿欧元,并购战略功不可没。

郑元豹说,人民电器要走出去的话,第一步就是要整合人才、市场、技术、信息等各种要素,用以开拓自己的市场,“用他们的资源为我赚钱”。

“现在我们正在与国外数家公司洽谈兼并事项,事情尚未确定下来。我们不是兼并小企业,而是兼并大企业;我们不是兼并单个行业,而是兼并多个行业;我们不只在中国完成兼并,而是要兼并国际上的企业。”

“兼并这条路,我们会一直走下去,因为它适合民营企业的发展,既解决了大众就业,又完成了资源整合。”

7 忧心

施耐德入局对我们“压力很大、危险很大”

“施耐德,还有一些其他的国际巨头,很早以前都来找我谈过合作的事情,我都拒绝了。”一提起施耐德与德力西的合资,郑元豹挥舞的手势大开大合,神情激动。

温州乐清市柳市镇,这个只有50平方公里的江南小镇上,如今林立着3000多家电器生产企业,同时还驻扎着如正泰集团、德力西集团、人民电器集团、长城电器集团、麦克力电气集团等众多中国低电业知名企业。年产值达300多亿元,占全国低电业生产份额65%以上。

发展至今,这批低压电器巨头们纷纷更新了此前的一些发展方式,逐渐开始走合资路线,正泰选择了GE(拿出部分项目与GE合作),德力西选择了施耐德,天正选择了ABB,长城电器选择了西门子,力求达到市场、资金、技术的最佳整合。

尤其是在2006年12月17日,施耐德和德力西签署合资框架协议,双方同意以1∶1的比例等额出资设立“德力西电气有限公司”,董事长位置将由中方担任。新公司将继续使用“德力西”品牌。

没想到,这引起了胡成中昔日同学及创业伙伴南存辉的激烈反对。2006年12月,当施耐德和德力西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之后,素以沉稳著称的南存辉一反平日的低调,主动约见媒体记者,他说,“施耐德跑到柳市这个乡下地方来,目的就是垄断,在低压电器领域高、中、低端通吃!”

按照南存辉的说法,通过与施耐德的10年谈判,他已看清施耐德对中国低压电器市场志在必得的心思———“跨国公司惯于用标准、专利、收购、诱惑等一切手段达到目的”。

同样,郑元豹此次也向记者表达了这种反感与愤怒。在他看来,国际电器巨头过来,就是要“消灭”中国的民族品牌。“抵制跨国公司收购,打造民族品牌”之类的话语也就时时  郑元豹

见诸他的言谈之中。

不少业内人士推测,“先合资、后亏损、再控制”的路数将在德力西上演,德力西品牌也会自然流到外国人手中。

据了解,施耐德和德力西新公司即将生产的六大系列产品,也是正泰、人民电器的主打产品,占据低压电器市场70%的市场份额。郑元豹说,当前是中国低电业竞争最激烈、最脆弱的时刻,施耐德的入局,势必让民族品牌感到“压力很大、危险很大”。而且他判断,合资以后,将是跨国公司占主导地位。原中国国家机械部常务副部长陆燕荪曾指出:“外资进入的策略很明确,就是掌握主动权。”

事实上,正泰此前还起诉施耐德专利侵权,索赔3.3亿元。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判定,正泰的“高分断小型断路器”专利有效,施耐德提出的“专利无效”理由不成立。“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确认了正泰诉施耐德的法律基础。”正泰集团法律总监徐志武称。

郑元豹则对记者表示,如果是一个非电器企业,希望拿出资金、技术或者市场来与人民电器合作,他将会非常欢迎。但要是国际同行向他提出这样的要求,那么一切就免谈。

“中国的每一个行业都应该建立自己的民族品牌。我们不只是着眼于十年竞争,而是要立足于百年竞争。没有了民族品牌,我们还拿什么去国际市场上竞争呢?”郑元豹慷慨陈词。

在他看来,改革开放以来发展的前段时间,主要是争取经济利益,解决温饱问题。则需要维护品牌利益。“中国的企业家需要有正义感和使命感。”郑元豹称。

从1989年接管乐清人民低压电器厂,接手“人民”品牌,郑元豹对此品牌情有独钟,在旗下85家控股企业中,都是统一用“人民”这一品牌。此外,令郑元豹骄傲的是,2006年,经世界品牌实验室测评,“人民”品牌已成为中国500个最具价值品牌之一,价值达41.25亿元。公司的口号便是:人民电器,为人民服务。

按照郑元豹的说法,在人民电器发展初期,并没有谁来雪中送炭;相反,等公司的发展欣欣向荣,什么也不缺的时候,他们却一个个来锦上添花。他反问道:“当年市场竞争那么混乱,那么激烈,人民电器现在不是照样有了自己的天下么?”

“前面两家企业(正泰和德力西)都合资了,但也没有哪方面的表现比人民电器强嘛。”紧接着郑元豹又补充一句,“无论是正泰与外资的合作,还是德力西与施耐德的‘兼并’,可能都有他们自己的道理吧。”

8 雄心

5年之内准备上市5家子公司?

当前,资本市场异常火爆,不少浙江企业纷纷列出了自己的上市时间表。一向对上市不感兴趣的温州企业,如今也引来一波上市潮。报喜鸟将上市,美特斯邦威等不少温州企业也在积极准备,或是通过更为便捷的借壳方式实现上市梦想。

与此同时,作为中国低压电器龙头企业,上海国泰君安作为保荐机构正在协助正泰集团进行前期准备工作。

对于上市的话题,郑元豹表示,“人民电器肯定要上市,完成由制造业市场走向资本市场的转变。”

郑元豹把企业的上市需求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研发核心技术的企业,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和支持;第二种是企业经营不善、难以为继,需要资金的救急;第三种是优良的企业为了使投资者通过投资企业分享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成果,为了企业在国际国内市场上更具竞争力。

毫无疑问,人民电器在郑元豹眼中便是第三种企业。“民营企业上市,就是要  郑元豹

围绕品牌利益。”他说,“资本市场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大幅提升公司的知名度,也可以在一夜之间使公司声名狼藉。”

事实上,温州企业以前上市的积极性并不算高,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表示,“温州的融资渠道一直非常发达便捷,大额的钱款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到账,解决企业的燃眉之急。”由此以来,温州企业上市融资的愿望相对也就不那么强烈。此外,由于温州企业可以算是新中国最早的一批民营企业,公司治理结构并不算规范,上市之后还要“受人管”,这也难免使他们意犯踌躇。

经过多方努力和市场的示范效应,近几年来,温州民企这一上市“绝缘体”也终于“导电”,上市企业前赴后继。

温州一批优质民营企业正积极筹备上市,如伟明环保、报喜鸟服饰公司、红蜻蜓集团、森马公司等都正式启动了上市进程。已经与券商签订保荐协议的达到5家,而且后续资源充足,已经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并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超过70家。从透露的情况看,有上市意向的民营企业有100多家。

郑元豹表示,家族企业的实力是有限的,如何变成无限,必须要走股份制企业的道路。“我们整合生产力、经济、技术、市场和信息五大资源以后,就能够打破家族企业的弊端。”

“不是社会责任的问题,就是一个纳税问题,如果你不改,你的精神引导不起来,所以企业管理是一个社会责任、社会使命的问题,不能把自己的企业活活拿在手里面死掉。”

“人民电器将分拆上市。”对于人民电器上市的具体规划,郑元豹说,公司的各种上市筹备活动正在准备过程中,进展顺利。“公司在5年之内准备上市5家子公司。”他说,“但上市的步骤可能要比正泰晚。”

郑元豹的意思是,人民电器旗下的第1家公司上市时间,会比正泰上市时间要晚,但第5家子公司会在5年内上市。

对于具体哪5家子公司将上市,指向哪个资本市场,融资额度有多大,郑元豹均以笑而不答作为回应。他只是表示,相关公司的改制、规划等上市前期项目正在积极进展之中。

而根据记者获得的人民电器一份短期规划,公司预计,经过3-5年的运作和发展,资本市场融资将取代股本投入,并成为最主要的资金来源。郑元豹则曾在一个内部会议上表示,在旗下诸多子公司中,正在酝酿将上海、浙江、江西三大公司进行上市,但上市的具体时间和地点,还有待进一步规划。